总书记关切开放事丨“洋面孔”与自贸区的亲密接触
李克强主持常务会 部署专项整治安全生产等问题
中共中央 国务院印发《新时代爱国主义教育实施纲要》
 ·[视频]被圈粉了!交警用肢体动作代替红绿灯读秒 ·[视频]《美丽中国》 第一集《清水绿岸》.. ·[视频]微视频 | 我是中国火焰蓝 ·[视频]微视频丨与世界拉手 ·[视频]微纪录片《潮涌东方 海纳百川》 ·[视频]【逐影寻声70画】中国的,世界的 ·[视频]短视频丨“区块链”和我有啥关系,听听专家们怎.. ·[视频]“上甘岭的这一抔黄土有子弹、有弹片、更有志愿.. ·[视频]吉林松原附近或坠落陨石 东北多地网友目击坠落.. ·[视频]这是你绝对想不到的袁·梗王·隆平爷爷.. ·[视频]注意!全国铁路11日零时起实施新运行图 这些线.. ·[视频]暖心短视频丨从心出发 ·[视频]当他们举手向共和国敬礼时,无数人眼眶湿润了 ·[视频]天安门广场举行盛大联欢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 ·[视频]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阅兵式全程回顾 ·[视频]庆祝大会举行升国旗仪式 70响礼炮响彻云霄 ·[视频]7万和平鸽高飞7万气球腾空 庆祝大会圆满结束 ·[视频]普京、特朗普、金正恩等祝贺新中国成立70周年 ·[视频]《奋斗吧 中华儿女》带你回顾新中国七十年状丽.. ·[视频]英雄不朽 激励后辈前行 270秒回顾向人民英雄..

长沙警方通报“9岁男童小区内被陌生男打死”:男童系被掐死

发布时间:2019-11-08  来源:凤凰网-上游新闻  字体大小[ ]

   原标题:长沙警方通报“9岁男童小区内被陌生男打死”:男童系被掐死

  11月5日湖南长沙市9岁男童在小区被陌生男子殴打致死一事有了新进展。

  11月7日下午3点多,长沙市公安局雨花分局在雨花亭派出所,向死者罗棋家属通报了案件的调查情况。据悉,该通报会持续了约50分钟,通报结束后家属查看了事发监控。

  死者舅舅罗先生向上游新闻记者透露,通报会共包含了三部分内容:现场勘查、尸检报告和事发监控。

 

▲ 事发现场,有邻居自发悼念。摄影/上游新闻见习记者 肖鹏

  罗先生介绍,根据警方介绍,嫌疑人叫冯某华,30岁。罗棋的死因主要是被掐脖子窒息而死,头部伤害还是次要的。“凶手有一米八,重两百多斤。”

  罗棋的另一位舅舅罗建国看完事发监控后向记者介绍,事发当日,罗棋首先从小区一楼大厅进入电梯,一会儿走出电梯。此时,留在一楼电梯前厅的冯某华追赶罗棋,罗棋出一楼大厅跑了十多米后摔了一跤,冯某华将其摁倒,骑在罗棋身上。“当时的监控画面有部分被遮挡,可以看到罗棋的脚在挣扎,冯某华频频举起手,至少打了几分钟。”

  上游新闻记者还了解到,7日下午通报会结束后,死者母亲发生晕厥,随后被送往医院。

  此前上游新闻 《长沙9岁男童在小区内被殴打致死 30岁嫌犯被刑拘》 报道显示,11月5日下午,家住湖南长沙市雨花区雅塘村汇城上筑小区的四年级学生罗棋,在小区与一陌生男子相遇。现场视频显示,这名赤脚男子将罗棋骑在身下,右手持有疑似改锥状器物,朝眼前多名成年人挥舞。事后警方和救护车到场,医生当场宣布孩子身亡。警方随后把行凶者带走。长沙警方随后发布消息称,犯罪嫌疑人冯某华(男,河南滑县人)已被刑事拘留,案件正在审查侦办中。

  上游评论: 9岁男童疑遭精神病人打死事件 冷血围观不如见义勇为

  11月5日中午,家住长沙市雨花区雅塘村汇城上筑小区的罗棋被陌生男子殴打并掐脖窒息而亡。

  据报道,事发当日下午1:30左右,罗棋在同小区5栋出电梯来到一楼前厅后,被陌生男子追赶,罗棋向距离大厅约20米外的小区主干道奔跑,在迈出最后一级台阶时摔倒,此后,被对方摁倒在地,在约2分钟的时间里,罗棋失去知觉。事后得知,打人男子疑似精神病,身高约1.8米,重约200斤。在此过程中,多名成年人围观,直至嫌疑人父亲到来后才敢制止。目前,嫌疑人已被刑事拘留。

  死者舅舅在派出所看完监控后表示,在嫌疑人行凶过程中,有一辆车缓缓经过事发地,但驾乘人员并未下车阻止。

  面对疑似精神病人殴打他人,众人的漠视令人心痛,之所以没有制止,小区业主的解释是,对方是壮汉,且手里有一把改锥。也有人提出,精神病人杀人不负刑责,但是正常人杀人则不同。

  事件发生后,有微博账号发起投票,在面对上述情形时,你会怎么办?参与该活动的1828人中,有703人选择“出手相助”,占38.5%,有1019人选择“帮忙报警”,占55.7%,有81人选择“不知所措”,占4.4%,有25人选择“其他”,占1.4%。

  事实上,面对正在进行的不法行为,公民完全可以正当防卫,不负刑事责任。所谓正当防卫是指,为了保护国家、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财产和其他权利免受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采取对不法侵害人造成损害的方法,制止不法侵害的行为。其中,《刑法》解释中特别提到,精神病人与未成年人所实施的危害行为也属于不法侵害,可对其进行正当防卫。

  此外,《刑法》第20条第3款规定了特殊防卫的情形,即:对正在进行行凶、杀人、抢劫、强奸以及其他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采取防卫行为,造成不法侵害人伤亡的,不属于防卫过当,不负刑事责任。

  此番规定的内在意义在于,法不能向不法让步,鼓励民众与不法行为作斗争。发生在2016年的山东辱母案和2018年昆山龙哥案,为激活正当防卫制度作出了贡献。因此,面对疑似精神病男子持续殴打男孩,围观的居民完全可以正当防卫乃至特殊防卫。

  “事不关己高高挂起”,面对他人性命之忧,众人报以旁观者姿态,在某种程度上助长了犯罪分子的嚣张气焰,法律虽不能对一般的旁观者进行制裁,但在道德上可鄙。如果围观人群中出现有作为义务的旁观者,如警察,则可能涉嫌渎职犯罪,如果围观人群中有负有安保义务的保安,虽不具有渎职犯罪主体身份,但极有可能加重民事赔偿责任。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是中国的古训。避免下一起“冷血围观”事件,面对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还需公众及时拿起“武器”,向不法行为作斗争。

  上游新闻见习记者 肖鹏

中国法治新闻网摘编亓淦玉

点击查看更多评论>>发表感言: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更换。